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注册新用户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联系我们

推荐内容

周斌——在联合国“书”写中华文
来自不同的国家的人们被一个不属于他们自己的文化传统所深深...
看闽商黄庆祥 昔日追梦少年的绽放
访福建倍思达生物有限公司总经理 黄庆祥 初次见到黄庆祥,他...
昆明台协副会长张祐宾:再架滇台茶
昆明台商协会副会长张祐宾先生,对云南普洱茶情有独钟。在他...
台湾“80后”打工仔江西从商记:实
我在台湾以前做水电工,从来没有想过到大陆,更没有想过在南...
台商李冈达眼中能美过“莱茵河”
西欧莱茵河因风光绮丽举世闻名,然而,在台商李冈达的眼中,...
台商刘聪颖:从肥料销售高管到"
台商刘聪颖是一个很有激情的人,更是有梦想的人。这几年都在...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物访谈 >

李励达:我是首席变革者

时间:2014-04-09 16:33来源:华夏经纬网 编辑:海峡农业网 点击:

 

        一方面看好中国市场,另一方面又深感其复杂性:除了专利药失去专利保护,新药上市青黄不接,此前跨国药企从未担心过的商业行为,如今也成为问题——去年葛兰素史克被曝出商业贿赂,导致多家跨国药企在华销售严重受挫

  A 专利药专利陆续到期:“好日子”告一段落

  两年前,一位董事会成员曾“刺激”他说:“John,你应该去中国待上个把月,真正更好地了解中国。”为此,他便“狠狠地”在中国待了整整一个月,甚至还把礼来的全球各分公司老总拉到中国来开年会。而天知道,那一次竟是这家百年药企第一次在北美以外的国家召开全球年会。

  李励达在3月25日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说:“与其说叫我CEO,不如说我是首席的变革指挥者或者变革领导者。”

  显然,自从接下重任的那一天起,他就知道随着专利药专利的陆续到期,原研药企的“好日子”也要告一段落,而接下来,他能做的就是把脉当下行业的各种症结,不断给自己的企业开出新处方。

  尽管如此,他仍心怀忐忑: “我经常问自己,现在我们在中国市场的战略和定位是恰当的吗?是不是足够大胆,足够积极进取以及足够创新?”

  B 达摩克利斯之剑:新药上市青黄不接

  如果说专利药失去专利保护,新药上市青黄不接是悬在跨国制药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的话,那么,这把剑至今仍悬在李励达的头上。

  就在过去短短四个月,礼来就有两个重要的药品失去了专利保护,其中一个还是畅销的抗抑郁药“欣百达”。该药的到期直接就导致礼来第四财政季度利润下滑12%。

  新药的匮乏,研发进展缓慢,长期困扰着制药企业。礼来在新药研发上同样挫败不断。急性精神分裂症药物risperdal未达到预期的临床试验药效目标,宣布失败;用于实验性阿尔茨海默氏症单抗药物solanezumab的2个III期试验均惨遭失败;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单药enzastaurinIII期临床试验结果失利,宣布放弃临床开发……

  “在2009年的时候,我们就知道会出现专利保护期过期的问题,而在研药又没有办法很快地弥补,所以我们确实要做一些调整。”李励达没想到上任后不久就是要为这家公司“瘦身”。“我们要减少成本,到2011年年末的时候,全球减少差不多5000个左右员工的编制,通过这样的安排使我们的成本下降了10亿美元。”

  李励达的另一个任务便是调整目标。“当时我们就决定在2011年到2014年这段青黄不接的时候,主要的销售收入目标下调在200亿美元左右,纯利润达到30亿美元左右,另外经营性的现金流达到40亿美元左右。而2014年1月份,我们考虑到日元的持续贬值,因为我们在日本的市场是蛮大的,也考虑到新兴市场的下滑,我们可能没有办法达到200亿美元的目标,现在设定的目标是192亿美元到198亿美元之间。”

  “今年还是一个继续下滑的年份。从今年开始,我们会有一些新产品开始推出和新的适应症推出。从明年开始,我们的全球利润将会逐渐的复苏,但是,这还要等待一段时间。”李励达说。

  C 中国市场:快速增长瞬息万变

  就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,和所有跨国药企一样,李励达将更多的目光投向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。艾美仕医疗信息研究所(IMS)数据显示,这些新兴市场的药品支出有望在未来5年里翻倍,增长额预计会在1500亿美元至1650亿美元之间。

  “中国的药品市场的增长在过去两年是有一个放缓。但是即使中国有一个下降的势头,在全球来讲中国市场仍然是全球增长最快的药品市场之一。未来五年中国药品市场的增长会继续保持两位数的增长,尽管是低位的两位数增长,仍可见中国对于现代的原研药的需求非常大。”

  李励达一方面看好中国市场,但另一方面又深感这个市场的复杂性,前路难行。

  新医改启动多年,医院改革困局难破。“最近一轮的中国医改使得中国的医疗市场有了很大的变化,不管是礼来也好,还是全球各个药企来讲,都是非常关注,特别是医院的改革以及药物的报销方式的改革。”

  药监局审批力量有限,新药注册进程缓慢。“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确保我们这些药品得到及时的注册。现在一个药品在西方上市以后,基本上要过八年的时间才能进入中国的市场,时间很长,每家跨国药企都关切这个问题。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

查看所有评论

用户名:  密码:  匿名发表  

相关文章

首 页|关于我们|本网服务|网站地图招商热线:+86-592-252953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法律顾问:福建东方格致律师事务所 李志维律师
Copyright © 2006-2008 www.agrih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峡农业网版权所有    地址:厦门市软件园望海路55号B幢102
E-mail: web@agrihx.com 电话: +86-592-2529539 传真: +86-592-2529538 MSN: agrihx@hotmail.com
给海峡农业网提意见 闽ICP备07025198号